首頁 云嶺要聞 審查調查 工作動態 黨紀法規 黨風政風 巡視巡察 信息公開 監督曝光
所在位置:首頁 >> 彩云論壇 >> 清風文苑
春耕
發布時間: 2020-02-21 10:26:02 來源: 普洱市紀委監委

春種秋收,夏長冬藏。

乍暖還寒時候,春風裹挾著清冽的氣息一下子鉆進農人的鼻腔,大地急不可耐地抖了抖身體,寒露薄薄地鋪就在光禿禿的山坡上,陽光透進縫隙,冒出絲絲熱氣,土壤變得豐腴,春耕開始了。

老牛慢騰騰地起身,磨了口枯黃的稻草,牛尾巴利落地掃去擾人的蠅蟲,這才擠出低矮的牛欄。屋內,父親呷了一口釅茶,往兜里揣上一包旱煙,順手抄了犁地的家伙,也跨出了門檻。

一人一牛一犁耙,默契的走在婉轉狹長的鄉間小路上,迎面走來早出歸來的人,便停下嘮上幾句,老牛順勢薅了把路邊的青草,嘗到了春天的第一口鮮美味道,來不及回味,便被急急牽著趕往廣袤的田野,牛鈴的聲音也因急促地步伐變得歡快起來,冬日累積的慵懶將被這農忙的節奏徹底抹去。

莊稼地里,剛冒尖的一片嫩綠像極了父親久未刮去的胡須,短小而密集,老牛聳了聳健碩的肌肉,牽引著犁耙規律地向地心走去,尖銳的犁掀起土壤,喚醒了還在冬眠的蟲子,只見它蜷縮起身體,自戀地上演了一出裝死的游戲,父親并不領情,一彎腰將它拎在手里,“咻”地扔出老遠。青草摔了一跤又一跤,終于臣服在厚重的土塊里,不一會兒,新翻的泥土便蓋過了這一片綠,縱的、橫的紋路頓時清晰起來。這并非一場耕作,更像是父親與他的耕牛在土地上抒寫著關于春天的詩。

太陽悠閑地徜徉在藍天白云間,時而從這朵云上略過,時而躲到另一朵云里,陽光的焦灼卻絲毫不減,父親停下來,拿起搭在脖子上的毛巾,揩干額頭、臉龐上凝出的巨大汗珠,老牛定定地站著,等待著主人的下一步動作,父親拍了拍牛背,示意它往地邊樹蔭處走去,他們彼此都太需要一個遮陰的地方來緩和身體的燥熱,并得到喘息的機會。地邊的青草足夠填飽老牛的胃,它肆意地咀嚼著久違的清甜,牙齒磨出綠色的汁液蔓延到嘴邊,一副不管不顧的吃相,父親“吧嗒、吧嗒”地抽著旱煙,掩飾著饑腸轆轆,若有所思地望著家的方向。

母親早已忙做一團,伺候好豬雞鴨鵝的吃食,她將雞圈、豬圈、牛棚里的糞便用掃帚、鏟子通通收集起來,倒在院落攤平等待晾曬。農人種莊稼的寶貝里,這些農家肥是不可或缺的一種,土地少不了土方子,有了家禽牲畜的糞便加持,地里的莊稼才能長出更加喜人的模樣。

春耕是一場比試的開端,農人將收獲作為一年來最得意的作品,而春天是厚積薄發的重要環節,只有將土地犁得平整、肥料備得充分、種子選得恰當,才能為后續的培育、種植、打理和收獲奠好基石。在鄉下,每家每戶都及其重視春耕,紛紛表現出一鼓作氣的模樣,“一年之際在于春”是刻在農人腦子里亙古不變的智慧。

母親的慌亂并未使她停下手中的工作,她迅速往鍋里舀了一碗米,來不及等到沸騰,又轉身在背簍里裝上將要帶到地里的磷肥鉀肥,想到種子還掛在房梁上,她急忙拉來梯子在一堆黑的黃的紅的種子袋里翻找著。一陣雜亂無章的準備工作就緒,母親背上滿滿當當的備耕材料和父親的午飯,踏著碎步走向莊稼地。

地里已是另一番模樣,翻曬過的土壤漸漸灰白,被拔地而起的青草一副氣息奄奄的樣子,新翻的泥土泛著濕潤的新鮮勁兒,散發著獨有的氣息,父親與老牛無言的耕作著,不斷在新的土地上劃出一道又一道優美的線條。

山林中,鳥聲蟲聲四地而起,仿佛所有的生靈在一瞬間都醒了過來,春天里,微風的舒暢和泥土的芬芳喚起了他們歌唱的欲望,花紅柳綠、山青水暖、鳥語花香,到處都是一片生機勃勃。直到看到母親的身影在羊腸小道里漸漸往他的方向走近,似是聞到了飯菜的香味,父親將手中的韁繩瀟灑的扯住,微笑爬上了他和土地一樣黝黑的臉龐。(景谷縣紀委監委  何景妍)

相關文章

股票涨跌原理是什么